民间故事:老人离奇离世,脑皮有五个黑点,阴阳先生一语道出真相


村里一个姓蒋的老头,五十多岁,早上醒来时还好好的。吃完早饭后去邻居家还串个门,十点多钟回到家。把鞋脱了,两手拄着炕刚要上的时候。猛地打了个楞神,然后啊的大叫一声,仰面躺地上了。把家里人吓一跳,赶紧过来往起籀他。手一碰到身体,才发现人已经挺尸了。这突来的事,弄得家里一点准备都没有,家里人哭得那是一个伤心啊。可即使再伤心,也不能再把死人哭活了。于是便赶紧的通知亲戚,又找村里的人过来帮忙。

家里人去请阴阳先生。阴阳先生一听老蒋头没了,还挺纳闷的。心想,这不对啊,前两天还给老头算了一卦呢。老头今年没坎啊,应该还有几年寿命呢啊。等来到老头家一看老头的尸体,见脸上好像很痛苦的表情,阴阳先生心里猜到个大概了。趁人不住意,扒拉开头发一看,脑皮上有五个黑点。阴阳先生更确定了心里的想法了,可是却没跟任何人说。按照死人的规矩,该干啥干啥去了。

老家那边人死了,家里人要先去小庙上报庙。意思就是给死去的人在阴间入个户口。小庙就相当于阴间的户口登记处。等老蒋家的人去小庙上报庙的时候,点着的香在香炉里刚插好,手没等松开呢,香从半截那断了。老蒋头的家人也没见过这样的事啊,赶忙得回去问阴阳先生咋办。阴阳先生说,这是小庙不收老蒋头的魂啊,没事,直接把香烧了就行了。家里人又问那老蒋头得去哪啊?阴阳先生说,老蒋头可能直接去县政府报道了,当大官去了,没事。

办完后事的第七天,按风俗来说是死去的人回来看家人最后一眼的时候。我们那叫回魂。家里人想,江老头的魂没在村东头的小庙上。这县城又这么远,肯定不回来了。早早的脱衣服睡觉了。

晚上十一点多快十二点的时候,老蒋头的儿子睡得迷糊的听见铁链子响,哗棱哗棱的。睁开眼睛,拽着灯看看,屋里啥也没有。

刚要关灯睡觉呢,听见他妈喊他小名。赶紧的问,妈,咋了?江老婆儿坐起来说,孩子,我是你爸啊。

这会,老蒋头儿子才知道是他爹魂回来了。赶紧地就问,爸,你在那面怎么样啊?

老蒋头唉了一声说,孩子啊,别提了,你知道我是咋死的不?他儿子说,不是犯病吗?老蒋头说,啥啊,不是,我是让黑白无常生擒活捉走的,我年轻那会,在生产队当会计,给大伙记工分。我老是把别人的工分记到咱们家人头上,弄得村里有得人吃不饱。把一个刚下生四个月的孩子给饿死了。他们到了阴间,把我告了。当时我还有阳寿呢。我因为饿死了孩子,损寿六年,这么着前几天才把我捉回去的。本来是该把我下十八层地狱的,多亏咱家保宅仙求情,才没下十八层地狱啊。孩子啊,你以后可要多做善事啊,千万不能干昧良心的事啊。老蒋头边说边哭的说着。

等说完了,他儿子问,那怎么才能赎你的罪过呢,你这当爹的在那面受罪,我这心理也不好受啊。江老头说,你去找给我办后事那个阴阳先生吧,他知道咋办。孩子啊,我得走了。还得去那面受审呢。说完话,老江婆儿又躺下睡着了。

老蒋头的儿子第二天去找阴阳先生,阴阳先生说,那天我一看就知道老蒋头是让那边的人给生擒活捉去的。那天人多嘴杂的我才没说。这么着吧,你回家啊,多多烧点元宝,让你爹在那面多给那孩子赔点钱。你爹也能过得舒服点。

老蒋头的儿子回去烧了好多好多的元宝。至于老蒋头在那面过得怎么样,就谁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