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边吃早饭的环卫工夫妻 让正在经历人生低谷的郭女士感慨万千


  

  前天早上,郭女士下夜班回家路上,给环卫工张阿姨和老公拍的照片。

  前天(10月9日),郭女士来电:一对河南夫妻,住在老东岳,在杭州做环卫工的,这对夫妻没在一起干活,但每天早上都坚持在一起吃早饭,风雨无阻。我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

  荷花苑小区在文三西路竞舟路交会处,我在小区门口见到了郭女士。荞麦色皮肤,白T恤外搭一条黑裙子,抱着个小孩。

  “不好意思,娃没人带,家里地方小,东西多,我们就在小区公园里聊聊吧。”郭女士歉疚地笑了笑。

  小孩子怕生,悄悄打量着我,我和他打招呼,他转过脸把头埋在妈妈怀里。“乖,叫叔叔。他胆子有点小,”郭女士说,“两岁不到,白天我在家带,晚上他爸带。”

  公园凉亭里,小孩子在一旁花圃里捡石头玩。郭女士打开了话匣子。

  郭女士家住甘肃陇南,2007年来杭州,2009年处对象,2014年结婚,2016年生子……现在一家单位做接待服务工作,工作时间从晚上11点到早上7点……

  是偶尔值夜班,还是……我忍不住打断了一下。

  “是长期的,是我主动申请的。”郭女士看出了我的疑惑,2016年底有了小孩子嘛,公公婆婆又不在了,我爸妈又在甘肃老家,没人帮衬。主要是为了白天照顾孩子,郭女士再次解释自己主动值夜班。

  “因为上夜班,才让我有机会看到这对河南环卫工夫妇。每天7点多,在古荡公交车站万塘路上,晴天他俩就坐路边吃早饭,雨天在一旁的大树底下。”

  郭女士顿了下,思考了一会儿说,“我印象中从来没间断过,风雨无阻。偶尔一次没看到,我都要停下来等等看看,见不到还有点担心,直到第二天又见到了,我才放心了。”

  “每次路过,我都要放缓速度,和他们点头打个招呼,他们也点点头说‘上班去啊’。

  “今天早上,我又见到他俩一起吃饭。一片叶子掉到阿姨头上,大叔伸过手来拿掉了,还顺带给阿姨捋了捋头发,阿姨看着大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吃你的饭’。

  “哎呀,那一瞬间太温暖了!我实在没忍住,阿姨,今天吃什么呀?我凑到面前,蹲下来和他俩聊了起来。‘馒头、咸菜,还有一大壶茶。’阿姨把手上的馒头拿给我看。

  “阿姨,我给你们拍张照片,我可喜欢你们了。大叔抬头笑着瞧了瞧镜头又低了下去,阿姨嘿嘿地笑着,还在嚼着馒头。”

  “我开始注意到他们,是去年10月份,那可能是我人生中最低谷的时候吧。”郭女士接着说自己的经历。

  “我老公比我大5岁,之前在一家公司也做后勤服务工作。去年8月份,他感冒严重,骑着电动车去看医生,下雨天路上打滑,摔断了锁骨,在解放军117医院做手术,住了10天院。那会儿孩子才8个月大,我一边照顾孩子,一边照看着他,心想术后3个月老公恢复好了,困难就过去了。我上夜班,孩子他爸一只手给孩子冲奶喂奶,那场面叫人心疼。

  “老公一天天好起来,我看着心里高兴。没想到到了10月,他的胸膜炎发作了,腹部积水严重,一开始在省立同德医院住了10天,后来又转院到浙二住了半个月。那27天,真难啊!

  “没得办法,我夜里带着孩子上班,单位同事知道我的情况也都理解。有一次孩子晚上哭,正好又来了客人,我只好抱着孩子和客人一遍遍说对不起,好在客人也理解,说孩子要紧。当时我就哭了。

  “那段时间,我是连轴转,白天医院,晚上单位,一会儿照顾大人,一会儿看着小孩,感觉没了自己,不知道自己一天到晚干了啥,迷迷糊糊,饭都忘记吃。可我没哭,哭了就没力气干活了,咬着牙憋着劲,一切都会好的。

  “就在那个时候,有天早上,我下班匆匆忙忙往回赶,路口的这对夫妻吸引了我,他俩有说有笑,一起吃饭,那光景真的好幸福。

  我真的很感谢他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每天下班都能看到他们一起吃早饭。我觉得是他们又给了我力量。

  “现在还有一个月,老公就能停药了。白天他跑出租车,我带娃;晚上我上班,他带娃,我们的日子也会开始好起来的。”

  按郭女士指的方向,昨天我在万塘路很容易就找到了照片里的女环卫工——张阿姨,穿环卫工作服,戴着帽子,一只手提着垃圾桶,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钳子,正来回巡街,看到烟头、落叶就夹起来。

  我给她看郭女士拍的照片,她一看就乐了。

  “这是我和老刘呀,早上在这儿吃饭,一个女的就在这里拍的。”

  张阿姨老家河南郑州,和丈夫老刘一起在杭州当清洁工,她管万塘路,老刘管西溪路。每天早上5点不到上班,先来回扫一圈,把垃圾清理干净。

  “老刘干得快一点,就过来帮我扫,7点多一点,就一起吃个早饭。一年多了,天天这样子。”

  我跟着张阿姨来到他们的住处。老东岳一间农民房,10多平米,一张床,杂物塞得满满的,两个人转身都难。张阿姨说,一个月房租1500多块呢。

  张阿姨说,她和老刘的早餐其实很简单,馒头咸菜,2块钱就够了,她从早餐店买来,然后在他俩的“基地”(两人负责的清扫区域中间一棵大树下),一起坐在台阶上吃。“中午我们都吃面,晚饭更简单,一点稀饭就够了,老刘偶尔吃点玉米糊,我不爱吃。”

  “你饿了吧?我去买几个馍来,”张阿姨说着就要出门。“这两天我手疼,不能沾水,得等老刘回来做饭。”

  “其实这两天老刘感冒了,我让他看医生,他犟,不听话,说扛一扛就好了。

  “我着急骂他他也不听。其实我知道他是舍不得钱,老家有个20多岁的儿子,天天上网吧,每月还得给他打500块,为孩子没少操心……”

  我告诉张阿姨,早上拍照的郭女士很羡慕你俩恩恩爱爱的样子,给她苦难的日子带去了很多力量。

  “唉!30多年夫妻了,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我不心疼他,心疼谁?”张阿姨说,“老刘也心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