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杨阳 , 女 ,出生于 2003年11月6,母亲徐春华41岁,家住镇平县侯集镇乔其营村3组200号。杨阳是在妈妈怀她7个月时顺产生下,9个月大时四肢僵硬,不会翻身不会坐不会爬。医生检查脑瘫,头部封针、电疗、按摩等1年,医生建议回家休养。2岁多妈妈先后带她去广州、北京、南阳边打工边治病,妈妈把她带在身边13年换了6次工作。杨阳一点一点变化,就像蜗牛一点一点向前爬行。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2017年初到现在一年多,妈妈根据多年的按摩经验,加上医师的指导学会了系统的按摩,应聘到新源脑康复中心做按摩师,杨阳跟着妈妈在康复治疗 中心也有了更大变化。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杨阳坐在椅子上不用绳子绑了,能推着小推车走几步了,能简单的含混不清的说上几句话了。杨阳治病15年妈妈已记不清花了多少钱,只知道外债欠了23万。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2003年9月16日,一个小生命提前3个月来到人间,这便是刘安宝。到了第九天,突然没了温度。在暖箱里度过漫长的17天,终于缓过来。妈妈没有奶水自从会吃东西,就是奶奶每天起早贪黑,煮奶粉,熬粥。一把屎一把尿的养大。2岁时四肢僵直,腰间瘫软,不会站立,更不会走路,吃饭吞咽很慢。爷爷奶奶把他送到市医院检查确诊为脑瘫。父母失去信心。以外出打工挣钱给刘安宝治病为由一走了之。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2016年底到2018年8月28日,在南阳新源康复中医医院,通过治疗,刘安宝意识清醒了,因无后续治疗费再度中断。爷爷自学按摩技术在家给刘安宝做康复。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用自制的水泥槽做浴池给孙子洗澡。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奶奶一口一口的给刘安宝喂饭。“现在奶奶已抱不动刘安宝,我年龄也大了,只希望刘安宝能够康复到自理我们就是死了也放心了。”爷爷说,15年来为刘安宝治病花了20多万,全是爷爷靠借钱、贷款,外债欠了13万多。家里几亩薄地仅能顾着生活,刘安宝后续康复费用无着落。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唱歌的小姑娘叫赵怡霖,今年6岁,是64岁赵显全夫妇捡来的弃婴,漂亮的小女孩有双美丽的眼睛,但这双眼睛因为脑瘫造成只有光感没有视觉。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当年赵显全夫妻23岁的儿子命丧车祸,两人一直沉浸在丧子的悲痛中,他们的女儿在路边捡到一个弃婴带回家,想让他们忘掉伤痛的事儿,当夫妻全身心抚养这个孩子时发现另一个痛苦才刚刚开始5个月时发现赵怡霖与平常孩子不一样,身子软了点,后来查出是脑瘫,两个已经上了年纪的父母看着忽闪着大眼睛可爱的怡霖没有犹豫地说:“这病得治,一定要治好她”。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几年的坚持,虽然花空了家里的积蓄,妈妈就连自己珍藏多年的首饰也变卖掉。但看着已经能站立行走,能够含糊不清断断续续的晿歌,老两口还是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赵显才说:“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老两口一人捐一只眼角膜给小怡霖,让他看到光明。”赵显全夫妇担心一年比一年岁数大了,赵怡霖还没康复以后怎么办。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2009年3月1日出生的海鑫,原本是个好孩子。3岁时患乙脑留下交通性脑积水后遗症伴有癫痫。脑子不清醒到处乱跑,经常满身是伤。奶奶只好用钢铁护栏把他绑起来。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海鑫不能放出来,一放出来他就跌跌撞撞乱跑、摔跤,看不住,头上身上多处摔伤。爷爷生前最亲海鑫,在铁护栏里他不停地喊爷爷。”陈金凤抹把泪说。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5年间去过广州、武汉、上海、北京、石家庄、甘肃等地,进过54家医院。每到一处,都要做一遍CT,核磁共振等检查,针灸,按摩,电疗,吃药,打封闭。长则一年,短则一月。在武汉治疗时,仅鼠神经生长因子就打了三个疗程48针。,三个疗程就是三个月。慢慢的小海鑫终于能站起来了,能走了。但是大小便失禁,不会吃饭。为治病前后共花费八九十万,耗尽家产,外欠17万多。

妈妈13年换6次工作 为照顾脑瘫患儿学成康复中心按摩师

“医生建议去北京天坛医院治疗,可治疗费用至少需要35万,我们是农民,没有大的收入。这是个活生生的生命,怎么能不管呢?”奶奶陈金凤一脸无奈。 众多农村脑瘫患儿,他们的父母都不愿让自己的孩子遭受疾病的折磨,更不愿放弃自己的孩子。但是当高昂的医疗费用压得他们喘不够气时,中断治疗有的时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我们希望可以让他们不要面临如此悲伤的选择,脑瘫的康复一定要持续下去,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