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北京房价高企、购房政策持续收紧,让不少北漂族把目光投向环京地区。燕郊、香河、大厂、固安等先后成为他们的逐梦之地。在买房这场拉锯战中,有人顺利成交,有人一波三折,有人徘徊观望。图为河北廊坊市,香河一小区被开发商用钢板围起来。已购房者想要进去看房,只能从钢板下的缝隙间钻过。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5年年底,新婚两个月的李爽和丈夫开始为房子的事发愁。买房之前,他们租住在北京东南三环的龙爪村。这个15平米的房间每月租金1000元左右。实惠的租金和便利的交通,使得这里聚集了不少“北漂”。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李爽喜欢在出租房里挂一些配饰点缀。在她看来,房子再小也要营造出家的感觉。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由于没有北京户口和足够的经济实力,他们将选房目标定在了北京周边。夫妇两人商议后发现,彼时的廊坊香河房地产业刚刚兴起,均价6000元每平米左右,这让李爽夫妻俩动了心。“为了孩子,砸锅卖铁也要买一套。”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为了买房,刚工作不久的夫妻俩东拼西凑14万元交首付,定下了他们的第一套房子。站在63平方米的毛坯房里,27岁的准妈妈李爽畅想着新房子未来的模样,她希望孩子出生的时候能住进新房。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李爽的小区在蒋辛屯镇。蒋辛屯地处京津冀交叉地带,与通州区接壤。这个不为人知的地名如今一跃成了环京各家房产的热搜词。图为李爽在小区碰见一位入住不久的业主,两个人聊起了新房装修的话题。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7年11月底,李爽终于搬进了装修好的房子,肚子里的宝宝也即将出生。因为丈夫工作忙,平时装修工作和家具主要由她一人完成。李爽说,这套房子装修花了6.8万,每个月需要还1500元的月供,这对他们来说并不算有压力。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让她没想到的是,2016年春节刚过,这里的房子每平米成交价就飙涨到了1万多,如今已突破2万。面对上涨的房价和新的限购政策,李爽暗自庆幸:一切都值了。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并不是所有的购房者都是幸运的,也有人为了买房焦头烂额。2015年年末,在北京做软件工程师的孙竹久交了22万元的首付和3万元中介费。本想着一年后就能搬进廊坊的新房,然而在距交房日期还有9天时,开发商表示房屋存在质量问题,不能按时交房,要拆除重建,并要求购房者补交3000元每平米的“品质提升费”。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得知此事后,有同样遭遇的购房者们建立联系,要求开发商履行购房协议,停止侵权。同时,香河县政府也成立了工作小组协调此事。不久后,开发商将“品质提升费”降到了1000元每平米。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今年年初,当地政府、开发商和已购房者进行三方协调后,提出最新解决方案——“品质提升费”可以取消,但房子必须拆掉重建。孙竹久介绍,2015年末他刚买房的时候,这个小区开盘价在6000多元每平米。一年多后,香河周边小区的房价已经超过1.9万元每平米。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开发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拆除重建是因为房屋质量问题,与房价上涨无关。但是,这样的结果让孙竹久他们很难接受。图为孙竹久与几名已购房者来到香河,查看即将重建的房子。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孙竹久认为要拆房必须先办网签,只有这样他们的利益才能得到保护。看着眼前的9栋洋房,他不敢相信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来迎接自己的新房。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孙竹久的父亲没想到,自己穷尽积蓄为儿子买的居然是不合格房屋。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河北香河,一处被拆除的小区。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早在2012年,张豫在燕郊买了房子。如今为了避免堵车之苦,他选择每天骑摩托车上下班。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做了父亲的张豫已经搬进新家。每天下班后,让他最高兴的事是可以回家陪伴家人和孩子。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燕郊的一处小区。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燕郊房管局大厅,房产中介正在为购房者办理相关手续。据中介介绍,2017年受买房限购新政影响,燕郊房产交易量有所下降。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固安一处售楼中心,售楼员们为一个北京来的看房团介绍楼盘。近年来,固安这个与北京仅一河之隔,距离北京新机场10公里的县城也吸引了不少购房者的目光。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大厂的房价还会上涨吗?”“会!”站在河北大厂一处售楼中心门前,赵斯明当下希望能够用合适的价钱购买到心仪的房子,并将老家的父母接到身边照顾。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说起房价,赵斯明一肚子后悔。3年前,燕郊房价每平方米只有1万元,和当时北京动辄三四万元的房价相比,这个被称为“睡城”的小镇吸引了不少“北漂”在此安家。“如果两三年前听从父母劝告在燕郊买上一套,就不会有今天的忧虑了。”赵斯明说道。图为廊坊,不少房产中介站在路口等待购房者。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7年,随着一系列购房新政的出台,北京及周边的房价有所回落,但赵斯明已不奢望能在燕郊买上房,她把目光投向与之邻近的大厂。然而经过房价一轮大涨后,大厂的房价如今也紧追燕郊。图为赵斯明看上一个朝向不错的二手房,听中介介绍完情况后,他的丈夫掏出手机算起了月供。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11月25日,赵斯明和老公暂时住在通州公婆家里。“还好当时听家里人劝,没买大厂的房子。现在燕郊不少房子比年初均价便宜了1万元。”如今北京市对于年轻人的住房政策已经逐渐清晰,赵斯明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也能享受到这些惠民政策。“未来住房租住同权,很适合年轻人,不会因为买房给家庭造成债务压力。”

北漂一族买房,几家欢喜几家愁

与燕郊邻近的大厂产业新城,当地村民为了征地时能够获得更多补偿,在自家的地里种上了经济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