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回村最惬意,呼朋唤友围炉一顿饭,一盆“槽头肉”让人暖心


大雪回村最惬意,呼朋唤友围炉一顿饭,一盆“槽头肉”让人暖心

大雪节气意味着农村步入一年最惬意的时候,经历秋收的艰辛。杀猪宰羊提前两个月准备年货,直到过年,都是乡村最香甜的时候。

大雪回村最惬意,呼朋唤友围炉一顿饭,一盆“槽头肉”让人暖心

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往往离春节还有好几天,乡村里家家矮小的锅屋里就开始煎炸烹煮了,只是小时候那蒸炸的原料品种,没法和现在相提并论,但那种准备过年的认真细致跟现在丝毫也不逊色。

大雪回村最惬意,呼朋唤友围炉一顿饭,一盆“槽头肉”让人暖心

我的老家乡在东北的一个小村庄。这里的人偏执的爱着酸菜和土豆。冬天的时候几天不吃一顿酸菜烩肉,便觉得日子都失去了滋味。

大雪回村最惬意,呼朋唤友围炉一顿饭,一盆“槽头肉”让人暖心

除了春节,村庄的人冬天时候的盛大“节日”大概就是杀猪了。用自家种的玉米和土豆以及地里种的甜菜一日三餐的喂养着,吸收一整年的日月精华,到来年冬天,父亲会选个周末,呼朋唤友来吃杀猪菜。

大雪回村最惬意,呼朋唤友围炉一顿饭,一盆“槽头肉”让人暖心

杀猪菜一定要选槽头肉,也就是猪颈位置的肉,因这个位置的猪肉油腻鲜美,槽头肉再配上自家种的土豆,自家种的白菜腌制的酸菜,烩上满满一锅,油一定会浸过酸菜,但吃起来丝毫不腻。

大雪回村最惬意,呼朋唤友围炉一顿饭,一盆“槽头肉”让人暖心

一直在外工作奔波,鲜少回家。到家里杀猪的日子,妈妈早早打来电话让务必回家。一进家门便看到了亲朋好友,热热闹闹,早已有人给你盛好了饭菜,也有人对你嘘寒问暖,那顿饭,吃的不光是肉,也是爱与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