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唯一单板队员征战新浪杯 学霸为滑雪休学一年


香港——中国大陆最南端,上一次降雪在1983年。就是这样一座基本不可能会降雪的南方城市但丝毫没有妨碍香港人民对于冰天雪地的向往,2008年时任香港滑雪总会主席余国贤说:“香港有2万余名滑雪爱好者”。

相比于其余2万名“滑雪爱好者”,参加2018赛季新浪杯高山滑雪公开赛富龙站的Emma更像是深度成瘾者,她现场看冬奥会,冬天飞崇礼,夏天杀到南半球满足对于白色鸦片的饥渴。Emma向新浪体育讲述了一个香港人,波士顿学院哲学、计算机科学系双学位学霸,在20岁时选择间隔年,踏上雪板云游四方的故事。

有关机构最新数据显示,每年约有20万人次从香港出发外出滑雪,并且人数还在逐年递增。过去几十年,他们习惯于日韩或欧洲滑雪度假。近年来,随着2022冬奥会的临近,在崇礼、亚布力的雪场中,你时长会听到熟悉的粤语声萦绕耳边。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回到祖国,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滑雪乐趣。

南方人初次见雪时的兴奋劲无异于贪念甜食的小孩子手捧冰激凌那刻内心的幸福和满足:“我第一次滑雪就在亚布力,虽然只是和爸妈一行的的度假体验,但印象深刻。”单纯的站在雪板上顺势而下对Emma而言并不满足,也似乎是从那一刻开始,这层白色记忆成为了她埋藏在心中的种子。

在雪场中,刚踏上单板的Emma难以阻挡内心的恐惧。亚布力的寒风和硬雪在她的童年记忆中没那么美好,臀部的酸痛和被子抹去的泪水让她每天从床上坐起都变得困难。不过,她开始试着驾驭,逐渐熟练的滑雪技巧似乎能够让她掌控速度,克服恐惧,渐渐地,她开始享受雪板刻住雪面的擦擦声。

对于滑雪的热爱并没有影响她的学业,成绩优异的Emma在高中期间就提前修得了大学课程,她在高校林立的波士顿选择了久负盛名的波士顿学院继续学业。在大学期间,她主修哲学和计算机科学双学位,两年的时间过得充实且快乐。但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同学朋友眼中的乖乖女,在大二这一年选择出走,背起雪板看世界,而这一切也少不了家人的支持:“我很感激我的父母一直在背后支持我,在学校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不知道出了校门我的人生将何去何从,我想走出学校的象牙塔。”

相比于飞包、跳跃、翻转腾挪,Emma更喜欢滑雪时的控制感。“滑雪是看个人style的,可能这是天生的吧。”她开始练习刻滑,压弯,为了精进滑雪技术她旅程的第一站来到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滑雪圣地——法国。

2018年伊始,背负超过自身体重的滑雪装备,第一次独自一人来到异国他乡对Emma来说充满了挑战,但在这里她有幸结实了日后的伯乐,她在滑雪教练TiTi。在经过了为期三周的训练后,TiTi不但给她颁发了结业证书,还因为她的优异表现,写信把她推荐给香港滑雪协会,收到介绍香港滑雪协会的会长欣然接受了她。就这样,Emma成为了香港滑雪队中的首位女子单板运动员。

从法国到平昌再到日本,从南半球再次辗转阿尔卑斯山,一年的时间她脚踏雪板云游世界:“在新西兰我没有任何朋友和教练,但偶遇了一行日本滑雪队,他们像一个热心大家庭无条件照顾我并给我鼓励。”

这一路上,来自陌生人的温暖总能让Emma十分感动“欧洲雪场的缆车很恐怖,我在奥地利雪场的缆车那伫立了半个小时仍然不敢去排队,感觉在被爱,被帮助。”

在奥地利,她还收到了中国吉林滑雪队的邀请,她们一同吃住训练, Emma承担起了吉林队员翻译的工作,短短的几周时间内她和吉林队员们打成一片,正是因为那一抹“碴子味”,至今Emma和新朋友介绍自己是香港人时还令人有些怀疑。

明年一月,Emma就要回到美国继续她的学习生涯。一年的时间,她开始对学校产生想念,她期待把自己这一年的奇幻旅程分享给大家,她记得这一路上的点点滴滴,感激来自家人的支持和陌生人的帮助,想想这一年之中和她并肩作战的队友们,她希望能把这些力量转化成爱传递给更多人。

对于未来,Emma说:“我有当运动员的憧憬,专业运动员是荣誉,这包含了艰辛、痛苦、努力和泪水,我还差的很远。”

不管香港有多少滑雪爱好者,Emma一定是其中最狂热的之一。一年的时间里,她在雪场上时速超过50公里贴地飞行,生活中对人生、学业、生命、自我产生了不同感悟。新学期她希望继续进修医学专业,把课程排到周二至周四,利用周末的时间继续滑雪。做一个医生和一个滑雪爱好者是她的梦想,而虚心,专注,简单豁达也让她的梦想正在照进现实。

(近未来)

点击进入专题: 魔雪•新浪杯高山滑雪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