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小宝宝的那些事


(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属巧合)

小小山城,虽比不上一线城市那么繁华,但是其妇幼保健院的护士却个个长得水灵,把来陪产的男士们迷的是一愣一愣的。

乐民也是来陪产的,却没一点欣赏的心情。妻子花午鹊已经进去产房快4个小时啦,跑去问生了没有,助产医生老是说“快了”。

除了心情焦灼之余,更多的是担心母子的安危。    天已经蒙蒙亮,下着小雨。再不生下来体力耗尽,对大人小孩都很危险。

乐民第一次做父亲,很多东西都不懂。就打电话问以前在县政府任职的姑爷公(姑婆的老公),把这边的情况说明了后,姑爷公立马就说“现在马上去咨询一下妇产科的主任,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有些事情,家属不积极,其他人是不会为你上心的。去找妇产科主任的时候,主任正在闭目养神。护士把乐民妻子花午鹊生产的情况讲明后,主任医生马上带着护士们往产房奔去。    经过医生、护士、产妇的不懈努力,乐民的妻子花午鹊拼着最大的劲,且带着哭腔,终于把小孩生下来了。

孩子“哇”的一声响彻整个房间。    世界多么美好啊!乐民一想到自己也有小孩了,就无比的兴奋和激动。同龄人当中,还有很多人未讨老婆或者讨不到老婆,在他们面前,乐民又多了一份显摆的能力,乐民心想“我老婆漂亮吧!小宝宝长得可爱吧!”。

护士抱着婴儿对乐民说“生了,是个男孩,6.8斤,在头顶长了个血瘤”,听到这里,乐民高兴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感觉头都是懵的,心想着“一万个不可能”。

乐民满脸愁容地抱着眼睛微闭的婴儿,怜悯地看着自己了小孩,发现头顶只是有些红肿,并不像是所谓的血瘤。于是乐民拨通了在人民医院上班的姐夫的电话,姐夫挂断电话马上赶了过来了,最后的结论是生产挤压造成的外伤,只要擦些消炎药和跌打损伤的药,红肿很快就会消失。至于妇产科的护士为什么要说是“血瘤”就不得而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