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百强县排行:江苏浙江山东成最大赢家,广东为何这么少?


作者:凯风君 来源:国民经略

在中国,共有2000多个县城,每一个县城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这些县级区域,大者如昆山江阴,一县可挡一个省会;小者如西藏贡嘎,一县犹如一镇;更多是如同河南中牟等普通县市,夹在大城市之间,随浪浮沉。

这些县市之间的悬殊,甚至大过省份之间的悬殊。能在各类榜单中脱颖而出的,无疑是县域经济的佼佼者。无论经济还是楼市,都有相对可观的前景。

近日,中国社科院发布《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报告(2018)》,这份最新的“全国综合竞争力百强县(市)”榜单,为四五线城市提供了一个观察窗口。

在全国百强县中,江苏依旧是最大赢家,而浙江、山东紧随其后,三地合计占了全国百强县的6成多。

与之对比,全国经济第一大省广东,仅有3地入围百强县名单,这与其经济地位完全不相匹配。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百强县未来的前景又如何?

01

百强县分布

江苏浙江山东占了六成多

百强县榜单有很多个,但中国社科院这份的权威性毋庸置疑。

这份榜单,是就县域经济而言的,包括县和县级市,城区并未体现在其中。北京上海天津三大直辖市,属于城市化经济体,辖区内已无县域经济,因此没有出现在榜单上。

这些百强县,分布于17个省市。其中,仅仅江苏、浙江、山东三省就占据65席,占比接近2/3。其中,江苏占25席,浙江和山东分别占21席和19席,遥遥领先。

而作为全国经济第一大省的广东,则显得有些“落寞”,仅有两城入围。

在区域分布上,百强县呈现明显的分化趋势。东部地区独占鳌头,长三角最为发达,中部次之,西部和东北多个省份均没有百强县。

没有百强县的省份包括山西、吉林、黑龙江、广西、重庆、青海、宁夏、西藏、甘肃和新疆,基本都属于西部和北部省份。

在所有百强县中,有24个城市GDP破千亿,大多数都位于长三角地区。在百强县排名前十的榜单中,长三角的领先优势进一步放大。

在全国百强县十强中,有8个位于长三角城市群。

昆山市、江阴市、张家港市、常熟市、太仓市、义乌市、长沙县、慈溪市、宜兴市和龙口市。这十大一流县市,除了长沙县和龙口市分别位于长沙和烟台之外,其他均在长三角地区。

作为龙头的昆山市,只是苏州下属的一个县级市,但其2017年GDP高达3520亿元,超过1/3的二三线省会城市。乌鲁木齐、呼和浩特、兰州、银川、海口、西宁等省会的GDP均未超过3000亿元。

这背后,长三角向来是我国县域经济最为发达的区域。在1990年代,苏锡常就以县域经济闻名于国内外。

同时,沿海城市发展相对均衡,县域经济均有较强的产业实力,因此得以与其他二三线城市相较量。

02

为何广东百强县这么少?

广东百强县的数量,与经济体量完全不匹配。

偌大的广东,只有2个县城入围百强县名单,分别是惠州惠东和博罗。这两地名不见经传,博罗县2017年GDP不到700亿元,勉强相当于东莞虎门镇。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广东百强县之所以如此之少,是因为广东大多数强县均已“撤县设区”,而珠三角的佛山、东莞一直都以“镇域经济”著称。一镇经济之力可挡一市,但这也不会体现在“百强县”排名之中。

这是直观原因。如果探究更深入一层,就会明白,广东撤县设区大跃进背后,是城镇化率走在全国前列的大背景。

2017年,广东全省的城镇化率高达69.85%,位居全国第四,仅次于京津沪三大直辖市,比全国58.52%高出11个百分点。

如果只看珠三角,情况更为可观。

珠三角九市的城镇化率高达85.29%,远超长三角和京津冀其他两大城市群。如果只看一二线城市,广州城镇化率为86.14%,佛山的城镇化率为94.96%,东莞为89.86%,而深圳城镇化率高达100%,因为深圳已经没有乡村了。

城镇化高度发达,珠三角几乎融为一体,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城市群之一。乡镇变成县城,县城脱胎换骨升级为城区,自然就不再有县城可言。

如果则视野放大,从县城扩大到城区,不难发现,在百强区排行中,广东独占鳌头。

深圳市南山区、广州市天河区、深圳市福田区三个城区包揽百强区前三名,前十强中有八个位于广东,在全部榜单中广东则包揽22席。

当然,广东也有问题:珠三角一枝独秀,粤东西北经济发展相对孱弱。

03

百强县的楼市及其前景

每一次百强县榜单发布,最令人关注的不只是各自城市在全国的地位,更涉及楼市的前景。

过去两年,在棚改货币化的强烈刺激之下,四五线城市房价纷纷破万,小县城的楼市被搅热。然而,随着棚改政策日益收紧,三四五线楼市都即将面临调整,哪些地方的楼市还有支撑力?

一般而言,百强县,都拥有较强的经济实力,也有一定的产业基础,在楼市上也拥有较强的抗跌性。然而,情况不能一概而论。

作为龙头的昆山市,名为县级经济体,实际上相当于一个二线经济体,且背靠上海,产业科技相当发达,其楼市的支撑度,肯定强于一般城市。

所以,这里就涉及四个标准。四者俱全的,楼市的支撑性最强,缺少一个就弱一分。

其一,是否属于百强县。如果连百强县都未能入围,那自身在发展上一定存在不少短板。县域经济一向相对脆弱,难以经受人口外流和经济形势下行的冲击,是否有自力更生的主导性产业,甚至在区域内有核心辐射力,就至关重要。

其二,人口是否流入或回流。长三角的强县城,和广东的强镇一样,外来人口众多,人口持续流入,为楼市提供最坚实的支撑。而部分中部或西部的强县,随着产业转移,也能获得人口回流的机会。

其三,在过去两年中,是否进行大规模棚改。棚改范围越广,棚改货币化的比例越高,说明房价依托于定向放水的成分就越多,对房价的透支就越严重。

其四,是否背靠省会或大城市群。这里的省会,以国家中心城市为优,强省会次之,一般省会再次之。这里的大城市群,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三大世界级城市群为优,成渝、中原、关中平原和长江中游城市群再次之,其他区域性城市群再次之。

没有县域经济能孤立发展。

正如凯风君在《国家点名12个中心城市》一文的论述,未来是城市群、国家中心城市和强省会的时代,越是向这些区域靠拢,县域经济就越有长久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