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应该关注美国这次中期选举?


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国会参众两院投票结果出炉,两党各自欢呼“重大胜利”。民主党时隔8年之后重夺众议院多数党地位,而共和党则巩固了参议院多数党地位。


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前,大概除了美国人自己没几个人会关注什么中期选举问题。但现在,特朗普来了,这是个不一般的时代,他也并不是一般的美国总统。这样的情形让这次的美国中期选举对很多经济体意义非凡。


图片.png

不一般的特朗普带来不一般的美国中期选举。


首先大概说下什么是美国的中期选举。


美国的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中期选举特指在两届总统选举之间的国会选举。


在美国的制度中,众议院中的众议员人数是各州按照人口基数来分配的,大州人数多,小州人数少,其任期为两年。参议院中的参议员是每州分配两个名额,任期为6年。而且不同州的参议员的起始任期不同。这就造成了每届总统在上任两年之后,就会有众议员的总体大换届、参议员的部分换届,以及部分州州长的更迭。


在今年中期选举后,美国国会众议院的全部435席、参议院100席中的35席以及6665个州职位和成千上万个地方职位全部被更换。


各州州长选举对政党来说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中期选举中夺得两院的多数席位。


美国实行三权分立,众议院和参议院共同行使美国的最高立法权,都能对总统实现制衡。


参众议院没有高下之分,但分工不同。不论是财政案还是弹劾案,美国所有的政策法规提案都是由众议院起草并通过,而后提交参议院审核。参议院只能表决通过或是不通过,但不能对提案做修改。


总统与外国缔结的条约及总统任命的官员须经参议院。因此也有说法称,众议院更侧重于国内事务,参议院则更注重国际事务。


只有总统所在的政党获得了两院多数席位,政府才可能更舒畅地执行自己的想法。而失去了两院其中的一院,就会有很多总统的政令卡在参议院或者众议院的讨论表决问题上。有的政令也会因此不了了之。所以从某种意义上,中期选举对于美国总统算是一场期中考试。


今年的这场“考试”后,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没能做到完全控制两院。民主党获得了众议院多数席位,而共和党获得参议院多数席位。


虽然特朗普执政以来,最突出的两个字就是“波动”(10月美国资本市场的波动率竟然超过了比特币市场,比特币价格一直在平稳下跌),但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掌控后,美国迎来了“分裂的国会”。


据猜测民主党掌握了众议院多数席位后会很投入地干一些让特朗普感到难受或者尴尬的事。比如对“通俄门”事件的继续追查,那里边还涉及了特朗普的一些亲戚;比如继续对特朗普身边的人和特朗普自身的一些丑闻紧追不放。总之这些事不会让当事人好受。说实话,这对于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也怪不容易的。


图片.png


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掌控后,美国迎来了“分裂的国会”。


当然这都是小问题,更厉害的其实是国会对政府支出的审批。特朗普政府推行的所谓里根式的改革,其中有两个比较让政府花钱的策略,一个是减税,另一个是政府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减税会造成政府收入减少,而政府带领的积极财政政策会增加政府的支出。收入减少,支出增加,那么中间的缺口怎么办?


由于现在美国货币政策的操纵杆由美联储掌控,它会按照自身判断来释放或收紧货币,独立于政府,所以美国政府想印更多钱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是不行的。其他方法中最有效的是发行国债。然而国会对政府花钱是有限制的,无论是预算报告还是国债突破上限的申请,都会引发一场两院的大辩论以及政治博弈。


自从前总统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以来,美国政府已屡屡突破国债发行上限。就是在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控制两院阶段,也发生过因国会不能通过政府国债计划造成政府停摆的问题。而此类问题,在特朗普执政的下半场肯定会更多。


如果政府用钱的问题卡在两院从而造成政府停摆,那么接着就是政治家们的政治交换和博弈,总之大家会各让一步。


现在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很可能美国很多政策的实施力度和效率将有所减弱。最突出的是对待移民问题,这大概是特朗普政府和民主党之间意见分歧最大的问题之一。很可能美国政府在对待外来者的态度上将有所软化。其次是美国政府的对外贸易政策问题。很可能在特朗普执政的下半场,其对外贸易政策会向所谓的鸽派偏移。


这些变化引发的资产问题可能体现在美元上。美元指数升值的速率将有所减缓。就像我们以前说过的,这对美国也是有好处的,更何况还有很多新兴经济体对此求之不得。


其次,目前的中期选举结果,即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共和党控制参议院的情况,也会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这主要是从投资者的市场信心层面来讲的。公司人投资者可以更乐观地配置那些高性价比的权益类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