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的“中心”在哪?


【原创】“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的“中心”在哪?

(非特别标注,文章皆为谭浩俊原创)

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10月9日在京召开。会议要求,要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心地位,充分认识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的极端重要性,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按照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的要求,以“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思路,扎实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大胆务实向前走。

“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的说法,显然是第一次。这也足以看出,决策层对国企改革的重视程度。那么,这里所说的“中心”,到底应当如何理解,如何才能真正把握“中心”的内涵,并按照“中心”的要求去做呢?笔者认为,应重点注意这样几个方面。

从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心”体现了推进国企改革的紧迫性。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出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时间。五年来,虽然国企改革也取得了很大成效,相继出台了1+N的配套文件和制度,在中央和地方进行了大胆试点,宝钢和武钢、五矿和中冶、国电和神华等多家央企集团进行了重组和整合,特别是中国联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更被认为是央企集团层面推行混合所有制的样板改革。同时,地方国企改革也在大踏步向前,多数省份都出台了国企改革的文件和制度,提出了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和思路,一些地方还提出了混改的时间表。

但是,从实际效果来看,过去五年更多的还是局限于制度和模式上的探索,局限于政治上的需要和工作上的需求,还没有真正上升到如何通过改革解决国有企业体制机制问题方面。即便有些案例,也主要是集团正面的二、三级企业,而不是集团层面的企业。所以,国企改革的效率还没有真正得到体系,红利没有得到有效释放。表现在资本市场,前两年十分高调的整体上市等,基本没有动作。所以,会议特别强调了必须以“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思路,扎实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大胆务实向前走的要求。如何按照这一要求,把国企改革向纵深推进,不懈怠、不拖延、不畏首畏尾,是非常紧迫的。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中心”强调了增强企业活力的极端重要性。会议提出的必须“充分认识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的极端重要性”的要求,也是首次。何谓微观市场主体,说到底就是企业。强调“微观市场主体活力”的“极端重要性”,就是强调“企业活力”的“极端重要性”。因此,会议提出这样的要求,就是希望把改革的落脚点放在如何增强企业活力方面,把判断改革成功与否的标准,也放在企业活力有没有得到增强上。如果只追求形式上的改革,而不解决影响企业活力的体制机制问题,不破除影响企业活力释放的桎梏。那么,改革就难言成功,难以释放出红利。

眼下,一些国家利用我国国企发展运行情况比较好,国企在应对金融危机方面的定海神针作用,大做文章,试图以此干扰我国发展国有经济。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我们加快国有企业改革,让国企能够更好地适应市场,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有效释放市场活力。那么,相关国家还有什么借口说中国的国企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呢?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增强国企活力,也是非常重要而紧迫的。

如何释放国企改革后市场主体的活力,就是要在改革过程中,不要捆住改革者的手脚,不能给国企改革制定框框,而只能设立原则、设置底线。只要不突破底线、突破原则,就要鼓励其大胆球队改、放心地改、积极地改。即便出现一些失误,也要建立容错机制。否则,框框一定,改革就寸步难行,更别说释放企业活力了。

从资源的角度来看,“中心”明确了提高配置效率的必要性。会议明确要求,要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提高国有资本配置效率。虽然经过上一轮改革,国有企业的数量已经大大减少,尤其是企业数量占比已经很低很低。但是,由于国有企业在很多关键领域、重点领域仍然是主力军。因此,国有经济仍然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尤其在全球金融危机等关键时刻,国有经济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所以,发展国有经济仍然是必须坚持的一个目标。

但是,国有企业运行效率不高、资本配置效率不高的问题,也是需要引起高度重视与警觉的问题。如何才能有效提升国有资本的配置效率,更好地发挥国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支柱作用,就必须提高国有资本的运行效率、配置效率、带动效率、引导效率。会议提出的国企改革方针是,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提高效率是十六字方针之一,而且是压轴的方针,是衡量其他工作水平高低的标准。不提高效率的工作,是难以得到认可的。

值得注意的是,会议也对当前改革进行了一个定位,那就是当前国有企业改革正处于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关键阶段,也是改革乘数效应最大的阶段。能不能把纲领变成行动,把行动变成效率,把效率变成活力,毫无疑问是检验改革成败的根本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