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吧,第一次去你家,你妈就让我下厨”“她是把你当准儿媳”


文|新面纱

原创文章,抄袭必究

新来的朋友,右上角“关注”点一点,每天都能收到文章推送

蓉蓉与周明相识于一场朋友聚会,俩人情投意合,很自然地走在一块。交往半年后,周明带着蓉蓉回家见家长。

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的,蓉蓉虽然很紧张,可是还是愿意跟着周明回老家去,毕竟这一关总要过,时间早晚的问题。

经过了长达10个小时的火车后,又坐了一小时的巴士,到了城里,再接着坐半小时的公交,下了公交,再步行半小时才到达周明的家。

那是一个安静的小村庄,人烟不多,大概都出去外面挣钱打工了,剩下的都是一些老人和孩子。

周边都种着庄稼和蔬菜,当地的村民们就靠种植为生。要说是度假散心,农村当然是最适合的地方。但要说习惯了热闹的年轻人住在农村里,是不会习惯的,也是会厌烦的。

蓉蓉心里嘀咕:“该不会我以后就要住在这样的婆家里吧,这是世外桃源,与世隔绝啊。”

周明的妈妈看上去50岁出头,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常年操劳农作,风吹日晒,看起来比同龄人,要苍老一些。

周明向父母介绍了自己的女朋友蓉蓉,出生在城镇,家里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父母是打工族,也算不会太差。

这一路奔波,蓉蓉还没歇会脚,想要坐下来喘口气,喝口茶,一会,周明的妈妈,未来的婆婆就将蓉蓉喊了过去。

蓉蓉不知就里,以为未来婆婆是有什么东西要给自己看,什么私房话要给自己说呢。原来,未来婆婆在厨房里忙活,准备做饭呢。

农村的厨房,大多是烧柴火的,很大的一口锅,再连着一口小锅,一口烧水洗澡,一口烧菜。一个人在前面炒菜,一个人在后边添柴。

蓉蓉的祖上,也是农村,也烧柴火,可是,到了她的父辈以及她这一辈,就已经没有再烧过柴火了,这样的操作,还是比较陌生。

蓉蓉站在厨房那,很尴尬,不知所措。

“过来吧,杵在那干嘛?”周明的妈妈突然喊道。

蓉蓉正在想什么出了神,吓了一跳,连忙“哦”了一声,凑过去。

“你到我们家来,就得学会烧菜做饭,不然,将来结了婚,谁做饭给周明吃,谁做饭给你们的孩子吃。”婆婆冷冷地又带着教育式的口吻说。

“额,阿姨您说的是。”蓉蓉嘴上应承道,其实心里很不赞同,“谁说做饭一定就是女人的义务,男人就不能做了吗?”

周明的妈妈一边在蓉蓉的耳边教她怎么用这种锅做饭,一边念叨个没完。蓉蓉几乎没有听进去,只知道,忙得一头大汗,再加上长途跋涉,没休息好,现在又长时间站着,头晕乎乎的。

那一顿饭,蓉蓉食之无味,胡乱扒了两口饭,就出去门外透透气了。剩下耳边周明的妈妈在嘀咕些什么,大概是说蓉蓉不会持家,没有做到女人的本分之类的话吧。

蓉蓉心里很不是滋味。

回到上班的城市,蓉蓉鼓足了勇气跟周明说:“我们分手吧,第一次去你家,你妈就让我下厨,给我下马威,让我难受,有这样对待客人的吗?”

“别啊,她是把你当准儿媳,才会这样做的,你别那么小气了。”周明不仅没有安慰蓉蓉,反而帮他妈妈开脱。

“我小气?我,跟着你,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再转客车公交车,又步行,一路长途跋涉,累得脚都没歇一下,你妈不仅没有一句问候我这一路辛不辛苦,一到家,就让我干这干那。现在还没进门成为你家的媳妇呢,就已经这么作践我了,要是将来成了你家媳妇,岂不是要成为免费保姆了!”蓉蓉终于忍无可忍,出了这口怨气。

她想通了,虽然还爱着周明,可是,这样的婆家,这样的婆婆,不适合自己,就算嫁进去也没有幸福可言。还不如及时止损,好聚好散,一别两宽。

周明见蓉蓉心意已决,除了哀求和沉默,别无他法。

也许,周明也没有错,只是,错就错在,他的原生家庭,以及原生家庭成员,让人无法接受。

-END-

今日话题:第一次去婆家,该不该做家务?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