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丨英国资深体育记者:《斯诺克新闻遇冷何时休?》


知名斯诺克编辑赫克托·南斯在11月刊的《斯诺克视界》(Snooker Scene)杂志中,对英国斯诺克纸媒新闻的萧条现状表示担忧。

南斯指出,尽管巴里·赫恩的一系列改革举措让斯诺克运动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英国各大媒体对报道斯诺克的热情却在减退。对造成这一状况合理的解释包括媒体的预算有限、对报道数量和内容的规定过于死板,以及斯诺克运动与其他竞技体育较明显的内在区别特征等。

在南斯看来,最大的问题在于各大新闻媒体在大多数时候并不选择去关注这项运动,也就是说斯诺克新闻的优先级降低了。从前,英国各大媒体都会在世锦赛期间派驻专职斯诺克记者或综合体育记者在赛场发布报道,但如今只剩下寥寥几位自由撰稿人在供稿。细数《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每日邮报》等知名纸媒,旗下负责斯诺克项目的知名记者和主编均已离职或转岗,剩下一些并不专业的编辑整日作些乏味的评论。

但令人欣慰的是,一些小型媒体,如《太阳报》《每日镜报》《每日快报》等,对斯诺克报道的热情都显著上升。不过这些媒体的预算和资源都非常有限,难以保证稳定和高质的文章产出。

稍稍细想便可知,其实英国这样的“大媒体”困境与我国非常相似。纸媒在我国的流通率本就不高,主流网站和地方媒体或许只会在丁俊晖夺冠,或者作为比赛承办地时,才会发布一些相关文章。

不过我们独有的新媒体环境却给了斯诺克一片沃土(虽然它的环境并非完美)。

我们的微博、微信不仅具有非常强的社交属性,还可以作为媒体平台,及其他新闻类应用的导流入口。内容发布者不限于官方人员和专业记者,更有众多的自媒体人、意见领袖,和来自中国各地的网友。

这样“混杂”的局面常常会因为内容粗陋、意见分歧或言语失和而屡遭诟病,但它的热度,或者说是“可谈性”,却是维系内容生态的关键,同时能够触发和激励更多优秀内容的产生,以至达到一种“我不认同你的观点,但我愿意看你的文字”的境界。

南斯在文章中并不否认“斯诺克好故事”的存在,他呼吁的是要给好故事充足的氧气。他表示,充满娱乐性又兼顾批判意义的话题是能吸引公众关注的最佳方式,比如上届世锦赛的“球衣禁令”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

于此同时,南斯强调,大型知名媒体对斯诺克的报道依然至关重要,因为它们是提高项目关注度的保障。本世纪以来,斯诺克球员中无一人被提名英国广播公司年度体育人物,造成这种状况的一大原因是评审人员在择取候选名单时根本没有关注斯诺克。如果连候选名单上都没有一位斯诺克球员,如何让大众去为他们喜爱的球员投票呢?

亨德利和戴维斯将此归咎于斯诺克在受众阶层上的局限性。过去,许多老牌职业选手都是从烟雾弥漫、赌博盛行的场子里脱颖而出的,这可能不太容易被一些优雅人士接受,也不利于体育运动健康形象的传播。但如今这已经大有改观,在伦敦的高档区域如帕尔摩和苏荷区都有了干净漂亮的斯诺克俱乐部。

南斯肯定了世界斯诺克媒体团队在解决此问题时作出的努力。他同时呼吁更多英国的斯诺克爱好者去向各媒体的负责人发声,通过读者来给媒体施压,提高媒体对斯诺克话题的关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