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牛山贼寇


赊账

这事发生在古代,那时候群雄逐鹿,狼烟四起。伏牛山下有一座小城,由于地处偏僻,暂时还算太平。小城里开着一家不大的当铺,老板姓金,五年前为躲避兵祸来到这里,雇了个当地伙计叫吴仁,两人操持着这买卖,其实也就是糊个口。

这天,吴仁独自在柜台里打瞌睡,忽然被一声大吼惊醒:“伙计,我当东西!”这声音就跟打雷似的,差点把吴仁吓得尿了裤子,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一条彪形大汉,像一座黑铁塔似的。黑大汉手里攥着一个手镯,吴仁只看了一眼,就吃惊不已:这可是汉玉啊,起码值千两纹银!

吴仁正打算到后面叫金老板,黑大汉伸手一拦:“别麻烦了,我就当三文钱。”吴仁还当听错了:“您,您说什么?”大汉两眼一瞪:“就当三文钱,两文不行,四文咱也不要。”

吴仁心里这个乐呀,挺大一条汉子,敢情是缺心眼啊,当下麻利地开了当票,然后连同三文钱递过去。大汉接过钱,道了声谢,扬长而去。

吴仁捧着手镯直奔后堂,找金老板报喜去了。没想到金老板盯着镯子看了半晌,脸色竟阴沉起来:“听你说大汉的相貌,莫非他是伏牛山的贼寇?我正要找他们报仇雪恨!”

原来伏牛山上盘踞着一伙贼寇,本地的铁知县剿了几回也剿不动,便在城里画影图形,声言捉到一个贼寇赏银百两,其中正有一个彪形大汉,和当镯子的人长得非常相似。而金老板五年前和妹妹由外地逃过来时,就遇到一伙蒙面强人,号称是伏牛山的,把他妹妹抢走了。

当下金老板领着吴仁,朝大汉离去的方向追了下去,打算找到大汉的落脚处,好向铁知县报告。这一追就追到一家新开的豆腐坊前,两人远远见到大汉在豆腐坊门前徘徊了几步,然后在门上写下一行字,快步而去。

大汉走远了,金老板凑到豆腐坊前,只见铁将军把门,显然主人不在家。再看大汉在门上写的那行字:“暂住山神庙,明日奉还三文钱。”这是什么意思?金老板正在疑惑,远处过来个挑豆腐挑子的,原来是豆腐坊的主人刘老三回来了。这刘老三是半月前才从外地搬来的,金老板不认识他,见状忙上前拱手,问门上的字是怎么回事。刘老三呵呵一笑,说:“今天一早,有个大汉来买我的豆浆,喝完了一摸兜却没钱付账,我说反正就三文钱,免了吧。他却说这算赊账,回头马上还我,没想到他还真当回事。”

金老板听完,拉着吴仁就回当铺。吴仁十分纳闷,问:“老板,咱不去铁知县那里告密了?”金老板轻轻说道:“这山寇是个诚信之人哪,他是不可能强抢民女的,回去把镯子藏好了,预备他随时来赎。”

设局

两人回到当铺天色就晚了,金老板早早睡下,吴仁却悄悄溜出当铺,他还想着铁知县的那一百两赏钱呢,所以瞒着金老板,奔县衙告密去了。铁知县一听,这个高兴呀,能抓住一个伏牛山贼寇,升官发财指日可待啊。他连夜带着衙役直扑山神庙,没想到扑了个空。吴仁说,这贼寇是个死心眼,他明天一定还会去豆腐坊还钱,只要去那里守株待兔便可。铁知县觉得有理,一伙人又直奔豆腐坊而去。

豆腐坊院里点着灯,刘老三正赶着毛驴磨豆子,他老婆在一边帮忙。铁知县说明来意,命两口子继续磨豆,衙役们则抽刀在手,躲在一大堆干草后面,知县和吴仁藏在厢房里,指挥一切。

这时天色慢慢亮了,刘老三两口子累得气喘吁吁,连毛驴也满身是汗。刘老三的老婆心疼毛驴,便扯了一把干草喂毛驴吃。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刘老三不慌不忙地去开门。门一开,外面站着的果然是那大汉,他两只巨眼往屋内一扫,忽然转身就跑。

铁知县急得大喊:“抓贼寇!”衙役们顿时蜂拥而出。大汉却不慌张,魁梧的身子忽然像充了气的气球,轻飘飘上了房,闪了几闪就不见了。

铁知县这个气呀,没想到煮熟的鸭子还是飞了。正要回衙,一旁的吴仁走过来,轻声对铁知县说:“您知道贼寇为啥能跑掉?是这对豆腐夫妻通风报信!”说着他走到干草堆前,指着上面的一个窟窿说:“这是他老婆喂驴时扯出来的,恰恰露出了衙役的刀!”铁知县听完勃然大怒:“来人,把他们抓进大牢!”

回到县衙,铁知县就琢磨上了,他这一回兴师动众,却让贼寇从眼皮底下从容逃去,被上司知道了可不好办啊,看来,只好对豆腐夫妻动用大刑,让他们充一回贼寇了。

第二天铁知县就对豆腐夫妻上了老虎凳。夫妻俩也是明白人,看这阵势,不画押只怕会立死堂下,便都按了手印。铁知县忙准备囚车押解上京,可还没等他动身呢,只见一条黑脸大汉雄赳赳气昂昂走进大堂,声音震得牛皮鼓嗡嗡作响:“我才是伏牛山正牌贼寇,不要为难老百姓!”

聚首

黑大汉被关进了大牢,吴仁就找铁知县领赏来了。他可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位铁知县的外号,叫做“铁手无情”。当然,这不是说他有多么公正廉明,而是说他的贪婪吝啬,谁也不能从他的手里拿出一文钱来。当下铁知县笑呵呵地说:“贼寇是自首的啊,跟你有什么关系?”

吴仁心里暗暗叫苦,这时候他就别提多后悔了:不但拿不到赏银,也无法再回当铺做活,而且伏牛山的同党铁定会报复自己,外出逃避吧,又没有盘缠。想到这里,吴仁一咬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跟铁知县说:“这贼寇还有个汉玉镯子在金老板铺子里,藏的地方只有我知道,您要是答应把他的当铺给我,我就领您去。”

铁知县一听,知道这是财神爷上门,跟着吴仁就奔当铺来了。金老板已经从街上人们的议论中知道了大概,所以早有准备。吴仁一马当先,跑进藏玉镯的地下室,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便逼问玉镯的下落。金老板从容地一笑:“吴仁啊,你是在我这里呆过的,怎么不知道当铺的规矩?主顾把东西当在我这里,我就不能容许它有任何闪失!”“可这是贼赃。”一旁的铁知县接口了。金老板转脸看着他说:“我只知道,他是个讲诚信的人,所以我也不能失了诚信。”

铁知县看这情形,知道这人是块硬骨头,便命人把金老板以窝藏罪押入大牢,等以后再慢慢审问他玉镯的下落。至于吴仁,眼看这事又办砸了,只好悄悄溜了出去,从此隐姓埋名。

金老板一入狱,竟碰到一帮子熟人。原来这座监狱太小,只有一大间男牢,一大间女牢,所以先进来的刘老三,后进来的黑大汉,都和金老板关在一处。三人很是投缘,讲讲做人,谈谈诚信,不由兴高采烈起来。这时黑大汉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块银子来,让狱卒买了些酒肉,三人开怀畅饮。不知不觉,三人都醉倒在地。

第二天,刘老三和金老板先后醒来,四下一看,不由大吃一惊:黑大汉不见了!他戴的拇指粗的手铐脚镣却都完完整整放在地上,牢房的锁也安然无恙。看样子,黑大汉凭着缩骨法之类的功夫,竟越狱了。可是,两人想不明白,为什么不把他俩一起救走呢?

还钱

狱卒发现犯人越狱,马上跑去报告铁知县。不多时铁知县满面惊慌地来了,奇怪的是,他一没发脾气,二没骂狱卒,反而恭恭敬敬地对刘老三和金老板说:“都是吴仁那家伙挑拨,让我上了大当,两位请回吧。”

两人面面相觑,不过知县既然这样说了,他们也不再顾虑,便出了大牢。刘老三回了豆腐坊,不大工夫他老婆也从女牢里回来了。两人整理起了石磨,明天还得做豆腐呢,忽然发现石磨上有字,是用手指头刻上去的,写着:三文钱现在还上。

原来黑大汉还记着这档子事呢,两口子哑然失笑。可三文钱在哪里呢?一番寻找后,他们在驴槽里找到一文钱,钱下压着一张当票,当票后也有字:赎回玉镯足以小康。刘老三身上有刑伤,便让老婆独自拿当票去赎。

没想到老婆一走就是一个多时辰,刘老三不由担心了,于是他扶着拐杖也上了街,直奔金老板的当铺。大老远的他就看见,老婆竟和金老板紧紧挨着坐在一处!

这时,刘老三的老婆也看见了丈夫,她眼含热泪站起来,对丈夫说:“你当这位金老板是谁?他正是我离散的哥哥啊!”

原来那年,金老板带着妹妹赶路,一伙自称伏牛山贼寇的蒙面强人抢走了妹妹,正要凌辱,却被一个黑大汉截住了。双方一场厮杀,蒙面强人纷纷逃跑,逃跑之时面巾落地,竟是溃败官兵所扮。黑大汉救下妹妹后自报家门,说他才是正牌的伏牛山贼寇,平生最讲公正,良心不曾亏负一丝一毫。黑大汉给了妹妹不少银子后便走了,后来她遇上刘老三,两人才有本钱开了豆腐坊。不过黑大汉喝豆浆时,妹妹刚好外出,所以没有遇上,后来听铁知县说要抓捕伏牛山贼寇,两口子才设计示警,让黑大汉及时逃跑。

两家人合成一家,三个人自然高兴万分。这时,刘老三说起黑大汉还要还那三文钱的事,金老板哈哈一笑,说:“我见到他还第二文了,就在我门前!”原来就在刚才,一个青衣汉子飞一般跑到当铺前,跪下来高呼饶命,但刚叫了半声就倒地而死,他的后脑竟嵌了一文铜钱!不用说,这汉子就是那个吴仁了。

那么第三文钱在哪里呢?直到半年后,铁知县忽然暴毙,他的小妾透出消息,三人这才完全明白过来。原来黑大汉越狱那天早上,铁知县一觉醒来,发现有什么东西挂住了辫子,他还以为是被床头缝隙夹住了,抬头看时,竟是一枚铜钱把辫梢钉在床头上,那铜钱只要下移几分,自己脸上就是“万朵桃花开”啊!这时狱卒前来报告黑大汉越狱,他就明白了,这是铜钱示警啊,只得放了金老板和刘老三一家。这也是黑大汉没有直接救三人越狱的原因,如果越狱,三人就成了逃犯,只有这样才没有后患。

可铁知县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原来前不久,他昧着良心贪污了一大笔救灾款,心里高兴,便到小妾的房里喝酒。早上迷迷糊糊起来,他发现辫子又被挂住了,心里一急:坏了,伏牛山贼寇又上门了,结果竟当场吓死了。其实这回啊,那辫子倒真是夹在床头缝隙里了。可是,堂堂知县怎会用一张破床?因为啊,这床有暗格,那笔救灾款就在里面放着呢!

内容来源网络,仅做试读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