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后老股民动用2.3亿操纵开盘价,想“割韭菜” 却整体亏了100多万


中国基金报记者 陈思扬

2014年5月至2017年1月间,一位60后股市老司机先后操纵西部黄金、高鸿股份等16只股票,多次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集中资金优势,以高价、大单申买后全部撤单“操纵开盘价”,之后在开盘后迅速反向卖出……

在2年半时间内,这位老司机在集合竞价阶段累计动用的委托金额高达2.3个亿。在稍前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证监会详细披露了这位老司机“操纵开盘价”的细节。

今天,在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发布证监会对3宗案件作出的行政处罚。其中,由于这位60后股市老司机刘坚使用本人账户通过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虚假申报的方式,对“西部黄金”等16只股票实施了操纵行为,证监会依法对刘坚操纵“西部黄金”等16只股票案作出处罚,对刘坚没收违法所得60.97万元,并处以60.97万元罚款。

累计委托金额有2亿,为什么只罚60多万?悬殊数字的背后,是因为刘坚有一大半操纵的股票最后是亏损的。获利金额60.97万,亏损金额高达206万,两年多时间总计操纵实际亏损超过140万。

三大手法“操纵开盘价”

根据证监会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披露的细节,刘坚的违法事实如下:

刘坚是1962年生人,为广东省肇庆市人,2014年5月20日至2017年1月18日期间,刘坚使用本人账户通过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虚假申报的方式,操纵“西部黄金”等16只股票价格,共计获利60.97万元。

从证监会披露的刘坚操纵16只股票股价的行为来看,刘坚的手法如出一辙:首先是在9:15开盘集合竞价阶段,以当日高价甚至涨停价大笔下单委托,然后在9:20之前全部撤单,在股市开盘后半小时,即当日的10点前大笔卖出持股股票获利。

表1:刘坚操纵16只个股的开盘价信息

从刘坚“操纵开盘价”的手法看,主要有以下特点:

一是买入申报量大,多次申报,且申报价较高。刘坚通过大额申报,申报委托量占集合竞价阶段总委托量比重也较大,而申报价格通常大大高出前日收盘价,不少还以涨停价进行申报,对虚拟开盘价产生较大影响,误导其他投资者。

比如,2014年5月20日9点16分至9点18分期间,刘坚账户分2笔委托买入“高鸿股份”,委托数量分别为58万股和86万股,委托数量占委托时刻市场买量比重分别为55%和83%。

2017年1月18日上午9点15分,刘坚账户分5笔委托买入“*ST罗顿”,委托数量分别为15万股、13.5万股、43万股、15万股和2.6万股,委托数量占集合竞价期间市场总委托买入量比例分别为6%、5%、16%、6%和1%。

表2:刘坚操纵开盘价的委托笔数和累计委托股票数量

第二个特点,在其他投资者受到误导跟风后,对委托申报全部撤单。刘坚针对上述16只股票的操纵,全部是在9:20之前全部撤单。

比如,2016年4月1日9点15分至9点16分期间,刘坚账户分4笔委托买入“亚太股份”,委托数量分别为3.5万股、3.8万股、5.5万股和9.2万股,委托数量占委托时刻市场买量比重分别为12%、11%、15%和210%;委托价格分别为21元/股、20元/股、20.5元/股和20.1元/股,委托价格较前收盘涨幅分别为6%、1%、3%和1%,较市场申买均价涨幅均为10%、4%、6%和3%;该4笔委托于9点16分至9点18分期间全部撤单。

第三个特点,“操纵开盘价”成功后,刘坚通常会大量卖出股票以获利,这也是操纵股价的真正目的。而从集合竞价阶段的委托金额来看,刘坚2年半累计委托金额竟然高达2.3个亿。

比如,2016年3月7日上午9点16分,刘坚账户委托买入“锡业股份”,委托数量为90万股,委托数量占委托时刻市场买量比重为41%;委托价格为14.47元/股,委托价格较前收盘涨幅10%,委托价较市场申买均价涨幅8%,委托金额为1302.3万元。该笔委托于9点18分全部撤单。开盘后,刘坚账户10点前卖出72万股,获利46.64万元。

表3:刘坚操纵开盘价的委托笔数和委托金额

将对资本市场违法行为保持持续监管高压

证监会披露,以上事实,有相关证券账户资料、交易记录、银行账户资料、电子设备取证信息、询问笔录等证据证明。

当事人就其操纵“锡业股份”、“西部黄金”的行为提出了申辩,认为其买卖委托及交易符合市场交易的规律和逻辑,不存在意图影响虚拟开盘价、推高股价的主观想法和行为。

刘坚称其于2016年3月7日开盘集合竞价时段以涨停价申买“锡业股份”的主要原因是前一交易日伦敦金属期货交易所的锡金属期货大涨3.2%,于2016年3月11日开盘集合竞价时段以涨停价申买“西部黄金”的主要原因是前一交易日美国黄金期货上涨0.86%,其下单买入“锡业股份”、“西部黄金”时系出于真实交易意图,但因后来感觉市场气氛不如之前想象那般踊跃、股票走势不理想,就撤销了委托,并于开盘观察一段时间后把所持股份全部卖出。

经复核,证监会认为,即便当事人在开盘集合竞价期间大单高价申买“锡业股份”、“西部黄金”的行为与伦锡期货、美黄金期货前一日上涨走势相关,但其在短短2分钟内全部撤单,并分别于开盘后14分钟、开盘后7分钟开始卖出“锡业股份”、“西部黄金”,在无相关证据证实其投资基本面发生明显变化的情况下,当事人对其交易方向的迅速反转未能给予合理解释,其所谓的市场交易不踊跃、走势不理想等理由缺乏相应证据支持,亦与其参考相关金属期货行情的投资逻辑相悖。

综合当事人的上述交易行为,其提出的以涨停价大单申买“锡业股份”、“西部黄金”系出于真实交易意图的申辩意见,显然无法令人信服。刘坚关于其交易“锡业股份”、“西部黄金”的行为不构成操纵的主张不能成立,对其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203条规定,证监会拟决定:对刘坚操纵“西部黄金”等股票价格行为没收违法所得60.97万元,并处以60.97万元罚款。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表示,证监会将对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资本市场常见违法行为保持持续的监管高压,严厉查处挑战法律权威的违法行为人,以强有力的监管执法切实保护广大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秩序。